婚姻,独身,女人,一种,女性,独身对情感与婚姻关系的冲击

独身对情感与婚姻关系的冲击

现代社会婚姻制度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时至今日,拒绝婚姻或许已成为一种可能的选择,然而女人根本无法在不使任何人感到不安的情况下调节已经存在了几百年的婚姻方式,哪怕当她们在婚姻根本无法再维持时想摆脱,很多人也把问题归结于她们,而不在于制度。但如果不对过时的文化价值或婚姻制度本身进行修改,那么,保持独身对女人也不是一个有益的解决方法,相反,它仍然是一个失败的标志。但无论如何,她们的选择仍对传统或现有的婚姻制度提出了挑战。

1、对婚姻与实现女性自身价值、自由的关系的冲击

人们(尤其是指女人) 常常把主要的幸福成分,放在经由“选对”而结婚的配偶的身上。传统看法还认为不是自立对女人不重要,而是一个调整得很好的女人应该能在婚姻的结构中享受到她所需要的所有的独立性。但是找到这样一个对象并且愿意为他做出百般调整也不能保证为女人带来满足、幸福和自尊。独身女性对所有女人为了幸福、安全感和成就感都得结婚的信仰进行了挑战:她们选择独身不是对男人的排斥,而是对她创造自己所需,在生活中找到满足的能力的肯定;她们并非以婚姻作为代价宣扬独身,而只是证明独身对于女人来说是一种合法的、积极的选择,无论是作为她们生活的全部还是部分;她们行为的目的和结果不是鼓励独身,而是鼓励所有的女人为自己的信仰、希望、梦想和生活做出选择。当然,我根本不否定有些女人愿意享受传统的婚姻,愿意由配偶作决定,愿意调节自己,给独身以正确的看法和态度,只是为了让那些想要并要求拥有比传统婚姻所能给予的更多的空间、控制和自由的女性以自由,否则它就排除了真实选择的可能性。

独身对情感与婚姻关系的冲击

2、对僵化的男女角色意识的冲击

我国自古至今有着各种有关男女角色分工的论述,诸如“男主外,女主内”、“君子远疱厨”等不胜枚举,大体描述的都是一个好女人应该造就一桩好婚姻,而一个好男人一定要超越婚姻。这种传统的文化性别角色规定,使女性人格演变为一种“婚姻人格”或“家庭人格”,为成就丈夫的事业而自我牺牲、忍辱负重。若把婚姻看成一种交易,那从某种程度上讲,传统婚姻的交易是比较公平的。过去社会绝大部分谋生的机会靠体力,女性天生不如男性,那么牺牲自由而换来生活保障也算公平。再者,过去的绝大多数女性对自身所处的状况没有自觉意识,心态反而是平和的。而现代女性不仅要分担养家糊口的家庭责任,而且还要面对由于社会性别歧视带来的在就业市场中的不利竞争地位。她们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回家后若要继续扮演“贤妻良母”、“家庭主妇”的角色显然不易也不公。其实,婚姻中并没有固定的角色对应的责任,只是一些不成文的、有时是不自觉的角色期待,规定了他们所接受的行为与态度。而在一个理想的婚姻中,决定一个婚姻是否支持双方的决定性因素是,夫妻双方如何与表现出僵化的、不公正的男女角色的根深蒂固的文化价值观做斗争。

独身对情感与婚姻关系的冲击

​3、对男女两性情感婚姻关系的冲击

独身女性的正面典范还可能对那些永不想独身的女人带来一种冲击。因为女人只要不对自己的婚姻感到绝望,都很容易对自己的婚姻感到满足。了解独身女人正在自己创造幸福生活,能给她们以勇气去协商情感关系,使她们的意见、愿望得到更多的重视,日常的责任也得到更加公平的分配,去讨论从终生的承诺到谁去扔垃圾等一切问题。反之,一味地强调或渲染独身女人绝望而沮丧的形象,只能给已婚女性这样一种强化:任何情况都糟不过独身。作为结果,结婚女人会留在无意义的婚姻中,她们会屈从后退以挽救婚姻,甚至以自己的完整性为代价。另外男性应该认识到,如果都是按照他们的意愿来塑造女人,最终造成的结果要么女人成了一个斗士,要么成了一具玩偶,这都不是理想的现代妻子的形象。所以最好的方式是男女两性以自然人的身份展开平等的对话。新型的年轻的独身女性并不认为男女之间的关系只能为零或者是全部。她们寻求自我保护的方式,以防止过分自我牺牲和依赖。她们这么做的同时也在增加男女之间可能建立新关系的途径。

这些关系把肉体、感情和心理的界限划分得一清二楚。这种新型关系的影响如今还无法明确判定,但它确实有区别于传统婚姻的优点:它允许女性以一种不会威胁她们自主和完整性的方式过着有爱、有人做伴的生活。既然我们无法在改造婚姻制度的基础上提供给女性更好的选择,我们就应该允许女性在这种关系中得到最大的自由去培养个人的兴趣爱好和其他关系。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婚姻,独身,女人,一种,女性,独身对情感与婚姻关系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