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视,法官,子女,孩子,执行,执行攻坚路:爸爸,妈妈,一个都不能少!

执行攻坚路:爸爸,妈妈,一个都不能少!

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双方仍然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对未成年子女承担抚养和教育的义务。但实践中由于离婚的双方往往存在各种矛盾,常常将这种矛盾带入到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和教育中,造成未成年人的身心伤害。其中探视权、抚养费成常见多发问题。

“我已经四年没见到爸爸了”

“ 爸爸去哪儿了?”读小学一年级的琳琳,已有四年没见过爸爸了。她常常仰着小脑袋问妈妈,而妈妈眼眶一红,转过身偷偷抹起了眼泪。

原来,琳琳的爸爸是一位出门有轿车、穿戴多名牌、生活看来似乎有些奢侈的人,但他离婚四年分文未付抚养费,也从未探望过女儿,面对法院的生效判决依然我行我素。

近日,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徐汇法院)的一次集中执行行动中,林志鹏因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被司法拘留15日。次日清晨,其父母赶来法院帮其还上了拖欠四年的抚养费。最终,林志鹏幡然醒悟,在法官的主持下与前妻达成后续付款协议并被提前解除拘留,案件圆满执结。

林志鹏今年32岁,2009年,与同事董苗苗坠入爱河,当年就步入婚姻殿堂。第二年,他们爱情的结晶——女儿琳琳诞生。这样的日子没多久,2014年4月,五年的婚姻画上一个句号。

离婚之后,两人的生活变成了两个家庭的生活。林志鹏生意惨淡转行演艺行业。董苗苗偶尔回趟父母家,更多的是边工作边照顾4岁的女儿。一切看似很平静,然而2017年的一天,林志鹏接到了法院传票。

原来,2014年离婚时,两人从提出离婚到办手续比当初的“闪婚”更迅速。可离婚有流程,孩子、财产要分配,他们对此压根儿不了解。离婚心切的两人找来一份离婚协议模板,草草地填上了事。协议约定,离婚后女儿琳琳由董苗苗抚养,林志鹏每月支付1500元抚养费。可直到2017年,林志鹏未支付过一分钱,催问也无济于事,无奈董苗苗将林志鹏起诉至上海徐汇法院。法官林志鹏在判决书生效后10日内支付抚养费58500元,并继续支付每月1500元至其女儿琳琳18岁时止。

执行攻坚路:爸爸,妈妈,一个都不能少!

转眼到了2018年2月,判决书生效已经两个多月,可林志鹏仍旧分文未付,心灰意冷的董苗苗只好来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官在调解无效的前提下,第一时间冻结了他名下的银行账户,并将他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最后,法官以林志鹏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对其作出拘留15日的决定。

看到明晃晃的手铐,林志鹏才意识到法官“动真格”并请求法官允许打电话给其父母,然而为时已晚,他仍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就在林志鹏被拘留的第二天一早,其父母就带着近6万元现金找到陈曦法官要替儿子还清欠款,希望法官能提前释放林志鹏。鉴于林志鹏态度良好,并与申请人达成后续付款协议,法官宣读了提前解除拘留的决定。

探视权难落实法院强制执行

探视权,是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母亲一方享有的探望未成年子女,并与子女联系、会面、交往、短期共同生活的权利。通过探视与子女交流感情,从精神上和心理上减轻父母离异给未成年子女带来的伤害。然而,作为行为类的执行案件,探视权虽然在离婚或单诉探视的案件中得以明确,却很难在实际生活中完整实现。近日,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杨浦法院)兼顾情理法,将一起申请执行探视权的案件圆满解决。

去年春天,上海杨浦法院受理了原告陈丽诉陈森离婚纠纷一案,经调解双方于2017年5月达成调解协议,调解中对婚生子女的抚养和探视问题做了明确:女儿陈小云随父亲共同生活,母亲陈丽自6月起给付孩子抚育费至其成年;离婚后,女方可每周五16时去男方住处接走孩子,并在当周日20时前送回,男方须协助。

调解书生效后,陈森并不配合,2018年2月,陈丽以无法正常探视女儿为由,向上海杨浦法院申请执行,法院受理后让双方来院,了解相关事实。

从陈森口中,执行法官得知其并非不愿意协助女方离婚后行使探视权,而是另有内情。陈森告诉法官,虽然小云是女孩子,可似乎并不愿意和妈妈出去,孩子上小学后,每个周末都有辅导班,如果生硬地按照法院调解书让孩子跟陈丽出去,势必耽误孩子学习。

他向执行法官抱怨道:法官,你不知道,陈丽前几次周末带走孩子后,周日很晚回来,非但没能去辅导班,甚至连学校作业都没做完。半年多来,几乎没有一次是准时来接孩子的,难道让我和孩子一直在家傻等吗?

执行法官安抚了激动的陈森,并向其解释了相关的法律规定,陈森并不服气,希望法官去向申请人求证后再执行这个案子。

法官传唤申请人陈丽来院,让陈丽详述了这半年多的探视权实现情况。陈丽说,刚开始挺顺利的,但由于自己有工作,周五4点一直请假提前去接孩子确实很困难,所以才会晚到,至于孩子上辅导班的情况,她并不知道,每次周末还绞尽脑汁安排活动,带孩子到处玩,也有过问孩子是否完成,都说没有作业,这个以后都可以尽力配合。

看来影响探视的还是离婚夫妻之间的沟通。执行法官抓住了症结,让双方到法院和谈。在这个探视权案件中,最大的障碍并不是被执行人完全不配合,而是涉及到未成年子女的心态,据了解,在“和妈妈出门”的问题上,陈森明显在有意回避,并不正确引导,这会导致女孩更害怕和陌生人沟通交流,甚至不愿和自己的妈妈过多接触,在法官看来,在女孩的成长中,父爱和母爱同样不能缺失,尤其是离异家庭,要让和孩子共同生活的一方明白,并不能让自己失败的婚姻,成为孩子心灵的枷锁。

执行法官没有制止两人的争吵,因为他发现,陈丽和陈森正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沟通在法庭之外根本无法涉及的孩子养育细节,当双方就一个细节问题无法协调时候,法官就将两人之前谈论的内容中,对孩子关心、正能量的部分点出,并对两人正确的做法予以肯定,到最后,陈丽和陈森执行法官的主持协调下,就探视权行使事宜达成一致。

被执行人虽然是一名父亲,但是对于孩子,真可谓细心备至,在法院审核下,将探视问题的各个细节都考虑到了。双方最后认可,陈丽每月行使一次探视权,陈森在周五下午督促女儿完成所有功课,当天晚上陈丽或其父母来接,当周日晚上八点前送回。如果因陈森或小孩原因导致当月无法探视的,则往后顺延一周。若因为陈丽原因导致,则该月作废。陈丽行使探视权需提前至少两天以短信或微信方式告知具体时间,超过具体时间1个小时陈森则有权带小孩自行活动。如果有事该周不方便行使陈森也应当天回复。

双方对这样的约定都很满意,法官在协议达成后的几个月,还特意进行了回访,陈丽表示有了灵活的执行方案后,她对探视权的行使很放心,陈森则感谢法院考虑到孩子的实际情况,让子女有时间去适应和母亲的相处,本案也圆满地执行完毕。

执行难如何破解?

一切为了孩子。无论是抚养费还是探视权,是保证子女身心健康的需要,而拒绝或阻碍对方探视子女只会贻害下一代。父母应当从保护子女身心健康出发,摒弃前嫌,为子女的健康成长创造适宜的生活氛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行使探视权利的方式、时间由当事人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权利;中止的事由消失后,应当恢复探望的权利。

还规定:对拒不执行扶养费、抚养费、赡养费、财产分割、遗产继承、探望子女等判决或裁定的,由人民法院依法强制执行。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还作出了执行探视权的司法解释。从这些规定中可以看出,探视权已经通过立法(包括司法解释)予以保障,并在法律上赋予了强制执行的效力。

虽然探视权的强制执行很难,但是上海法院动用了不少的人力物力,法官们颇费了些心思,做了不少摸索和尝试。探视权的执行关系到离婚后的两个家庭,也涉及孩子身心健康,法院在执行中就应更注重每个案件本身的特性,通过和双方的沟通与说服教育,去引导父母从孩子利益出发,避免因采取强制手段而导致矛盾进一步激化。

上海杨浦法院认为,双方共同努力让小云在父母离婚后,学会接受母爱并与他人交流,其他任何障碍或难处,都应以此为前提,进行沟通、变更直到解决,法律是严谨的,但表达爱的方式是灵活的,行为类执行案件的处理更是因人、因事、因时而异的。即使没有法院主持协调,双方如果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谈,相信也可以得到相同的结果。

(文章所涉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声明|转载请注明来自“浦江天平”公众号

执行攻坚路:爸爸,妈妈,一个都不能少!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探视,法官,子女,孩子,执行,执行攻坚路:爸爸,妈妈,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