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的人,母亲,我俩,婆婆,她是我至今想起会心痛的人

她是我至今想起会心痛的人

她来自东乡,我来自西乡,我和她相识在高中的校园,确切地说我和她同过班,还同住过一间屋。

离开农村到县城上学的初始,我发现我每天不停地想家,想我那个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是贫穷的家。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了自己多愁善感的一面。每天吃好晚饭,当我站在教室走廊为课余无法继续帮助过度劳作的母亲分担点活而心潮涌动眼眶湿润时,我就会看见她匆匆走进教室心无旁骛学习的身影。

我是个感情脆弱但又内心要强的人,她的用功对我的触动很大,我渐渐收回那没有实际意义的遐想,我开始学着用用功来排挤我的思乡情绪。当男同学利用晚自习前的宝贵时间在篮球场上纵身跳跃、女同学聚在一起东南西北瞎掰的时候,我和她都坐在教室做着与学习有关的事情。

我和她渐渐走近,慢慢变得志趣相投。我去过她的家,她的母亲做海产生意,二三十年前的生活要求根本没有现在高,菜场里新鲜的海产品应该很少,她母亲卖的海产品无非就是一些鱼干、虾皮、海带之类,而且都是挑着货担赶集市那种。那时能做生意的算是头脑相当活络了,所以她家在当时当地也算比其他家庭经济稍微宽裕。

我去她家时,她的母亲很客气地招待我。我至今仍记住她母亲笑呵呵的神情,家里的地上放着她母亲的货担,招待我的自然也有她母亲卖的海货。她也去过我家,我感觉那时我和她已经不仅仅是同学层面上的感情了。

她喜欢数理化,尤其数学好,高二分文理科时她选择了理科,而我不怎么喜欢理化,数学也马马乎乎,文科是我的不二选择。我和她不在同班了,但仍在两隔壁。

进入高三时,我感觉周围的氛围突然变得紧张,二三十个人住的大寝室里,有的人开始喝双宝素补身体,有的人天还没亮就起床到路灯下看书,晚上熄灯后则用手电在被窝里偷着看,我脆弱的心又经不起折腾了。我一方面向家里要求买双宝素补脑,一方面与她商量租出去住,既安静又可以多点时间学习。我和她一拍即合,很快在学校边上找到一间一层的房间。

房间的主人是一位头发花白梳着头髻、身材清瘦、脸色清白的婆婆,我一直没有见过她家的其他人,据说她的祖上是有些钱的人家,那时一个忙着高考的学生也没顾得上再去细细打听点什么,仅此而已。婆婆对我俩还是不错的,不时的会塞给我和她一些吃的。后来上大学、毕业后回到本地工作,我有时想起婆婆,想去看看她,但据说已经不住那儿了,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婆婆,想想有些心酸,这是后话。

我和她在一间屋子生活后,我发现我和她的矛盾慢慢开始发芽。她是个一心扑在学习上而不拘小节的人,比如因为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我俩合用一个痰盂小便,早上她总是忘了去倒,时间久了,我的心里生起了委屈,终有一日我脸色不好,也忘了两人是否有吵过。她是个言语不多的人,我俩都闷在心里,从那以后,我和她开始有了隔膜。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的合租结束了,房东婆婆也为我俩觉得可惜。我也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却没有勇气也没有时间去和她说些什么。后来,我俩各自考上了不同城市的大学,她读了师范,我读了法律。我没有和她再见面。我不知她结婚了没有,老公咋样,小孩咋样,在哪里教书,我有很多关于她的不知道。

十年同学会时,我没有看到她,我设法向同学打听她的消息。我隐隐约约听说,她有一个儿子,她的老公是邻县人,他和她在她所属的东乡的同一所中学教书。单听到这里时,我一直以来关注她的心似乎终于有了轻松的着落,但同学接下去的转折重新让我的心沉入谷底。她的老公因跌倒高位截瘫多方医治仍躺在床上无法自理。

我想象着她一边教书,一边带小孩,一边为老公倒屎倒尿操劳的情景。那时手机还是极个别人的奢侈品,我无法电话直接联系她。我也想过找个时间去看看她,看看她的老公,看看她的儿子。但是我又有些犹豫,她也是个要强的人,不然她怎么会放弃一切休息,如此这般地用心读书,我的用功开始也完全缘于她的带动。我现在去找她,她乐意吗?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因为忙碌和琐事缠身,去看她的念头又被搁罝了起来。转眼又十多年过去了,我没有她的任何消息。现在我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工作,她的儿子想必也应长得高大帅气了吧。

闲下来时,我在头脑中搜索着这一生来结交过的朋友,头脑中闪过了如电影般一串串的人物。当想到她时,我的心竟有痛的感觉。其实她一直在我的心里,却为什么一直没有相见?她也肯定想过我,但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难道要等到都去了天堂,在天堂相遇时相互道一声:哦,你也在这里!

作者:菩提树下ju

來源:简书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我和,的人,母亲,我俩,婆婆,她是我至今想起会心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