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蓉,父母,男人,女儿,橘子,离婚的女人

离婚的女人

程可,白皙的脸上闪着一对明亮的大眼睛。笑的时候腮两边的酒窝就像是挂在那儿的“小梅花。”漂亮女人,婚姻生活并不一定漂亮。

她是一家医院的护士,还有一个8岁的女儿娇娇。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离过几次婚了。反正离一次,就对男人厌倦一次。“世界上没有一个好男人”的印象越来越深。可她真正遇上了好男人的时候且不珍惜。

按着她女儿的话说,妈妈身边的男人没有一个是真心对她好的,不是骂她就是打她。程可呢,一开始对自己再婚有些心灰意冷,也不想再找男人了。

可当她一个人孤零零的领着孩子回家的时候,心就很疼。程可心想,自己年龄也不算大,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过着辛苦日子不说,不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是她这个做母亲的遗憾和内疚。家里没有男人,总觉得空落落的。所以找个好男人的心情越来越迫切。可天底下好男人,能让她遇上的几乎少的可怜。

直到遇上大学毕业、相貌堂堂、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在一家报社当记者的黄明,她的那颗心死灰复燃,爱的火种燃烧,她要不顾一切追到黄明。

那天,正赶上程可上白班,去病房里给一位小女孩打点滴。小女孩叫蓉蓉,漂亮、聪明、可爱。蓉蓉小程可女儿娇娇一岁,今年刚好7岁。

离婚的女人

蓉蓉是黄明的养女。蓉蓉的母亲橘子是黄明最信赖的舞蹈老师。橘子男人因车祸去世了,还用美丽的谎言告诉女儿蓉蓉,爸爸在月亮上工作。蓉蓉每每想念爸爸的时候,夜晚就到外面望着天上的月亮,一遍又一遍念叨:爸爸你什么时候下来看蓉蓉啊。

黄明是在做蓉蓉家庭教师的时候认识橘子女儿的。当时蓉蓉性格孤僻,因为想念爸爸,家里不让任何男人来,更不让橘子找男人。但是蓉蓉对黄明确另眼相看,对他有好感不说,时间长了还有一种依赖感。

橘子其实有男友叫贺洋。贺洋的意思是:和橘子交往可以但不能带着蓉蓉一起嫁。

橘子很苦恼,一边是自己心爱的女儿,一边是自己爱的男人,都不愿舍弃。贺洋给橘子几天期限,否则到时候各奔东西。正愁没辙的时候,黄明应聘家教,这样橘子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前途。

橘子要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把女儿托付给黄明照顾,这样她就可以安心和贺洋去美国了!可让黄明始料未及的是,橘子这一去,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开始还能打个越洋电话问候问候,现在连电话都不打。橘子的电话也有,可怎么打都是无法接通。黄明也不找了,也认了,他要和蓉蓉相依为命,不管怎样孩子是无辜的。

一晃都快一年多了,蓉蓉从每天找妈妈,喊妈妈,现在就只是找叔叔,喊叔叔了。在蓉蓉幼小的心里,世界上最亲的人只能是叔叔。黄明有时候想起蓉蓉一开始对自己的排斥,到现在的形影不离。一路走来的艰辛与苦涩只有自己最清楚,蓉蓉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程可也不知道哪来的热情,对这个蓉蓉特别的关照,问长问短的,又是买水果又是煲汤的。让蓉蓉似乎体会到了家的温暖。但蓉蓉不知为什么不太喜欢眼前这个陌生的护士阿姨。

“蓉蓉,你的爸爸妈妈吗呢?”

“我没有爸爸妈妈,我只有叔叔。”

程可觉得蓉蓉回答很有意思。也就没再多问。

黄明风尘仆仆来到病房。

“叔叔,你怎么才来啊?蓉蓉生病了。”

黄明俯下身子,轻轻抚摸蓉蓉的额头。

“好些了吗?蓉蓉。”

“嗯,好些了。是这位程可阿姨照顾我的。”

黄明这才回过头来看看眼前这位程可护士,出于礼貌地表示感谢。而程可却是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握着黄明的手就是不放,黄明有些难为情。

“我叫程可,你好!”

“我叫黄明,谢谢程护士这么细心地照顾蓉蓉。”

“应该的,应该的。”程可不知说什么好,眼睛在看着黄明不想离开。心里说,好男人总算找到了。她为自己庆幸。

接下来的几日,程可几乎每天都往蓉蓉病房里跑,看到黄明在那儿,高兴的找不着北,走起路来还带小跑。医院里的同事看见程可脸上每天都堆积着笑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到了休班也不想休。

那天,黄明的父母来医院看望蓉蓉,程可更是显得热情,让人觉得有些过了头。伯母长,伯父短地挂在嘴上。黄明的母亲心里明白,程可这热情劲是冲着她儿子来的,她喜欢儿子了。

离婚的女人

其实,黄明有一位漂亮聪慧的女友,就是因为他总是把时间给蓉蓉,有些“冷落”女友,女友才赌气离开了他。伯母一边看着程可照顾蓉蓉,一边琢磨着儿子的好事,心想如果这程可姑娘能和儿子好,也算是了却自己的这块儿心病。

蓉蓉要出院了。程可说要给蓉蓉再做一次复查,如果没什么大事儿,就办出院。而这一切都不用黄明去张罗,程可一个人就搞定。黄明和父母都觉得这程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切都办妥了,我和你们一起送蓉蓉回家。”程可这一爽快地说出,让黄明有些六神无主,感觉太突然了。

“不用吧!我们家人就够用。”

“跟我还客气啥?“

程可这自来熟的表现,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其实她是怕身边自己喜欢的男人找不到了,她要趁热打铁。黄明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但他想,如果能遇上对蓉蓉好,对父母好的女人也就行了。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因为他真正喜欢的女人已远离他了。

程可很有心计,也是个能说会道的女人。她为了得到黄明向他隐瞒了很多事实,慌言丈夫出车祸,没有孩子。她认为黄明和她之前认识的男人有很多优势,人不仅帅气还有学问,更主要的是心地善良,抚养一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再者她认为黄明的父母忠厚老实,老两口开一家小买店,虽然挣钱不多,那将来也是一笔财产啊。

这女人还是单纯点儿好,想太多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蓉蓉和黄明、父母还有程可回家了。到了黄明家,程可就像到家里一样,进厨房就开始做饭。黄明的父母本想到饭店招待程可,表示感谢,程可说在家吃多好,还让黄明的父母什么都不用管,饭菜一会儿就做好。黄明的母亲小声对老伴儿说。

“这姑娘也太勤快了,要是给咱儿子做媳妇,保准错不了。”

“我看行,但不知道咱儿子想法是啥?”

“来了,菜齐了,大家入座吧!”这程可就像变魔术似的,不一会儿一大桌美味佳肴就展现在大家面前。

晚上,黄明的父母把宝贝儿子叫到身边,问黄明是怎么想的。之前,老人也不少给儿子找对象,都是因为蓉蓉的事儿,姑娘不愿意。没想到,程可并不在意。因为她心里清楚,能为素不相识无血缘关系的孩子这么倾心,将来对自己的女儿也会好的。

就这样两位老人对程可有了些好感。可是他(她)们哪里知道,程可是在隐瞒事实真相。

这离婚的女人办事就是谨小慎微,万一有个闪失,好男人就擦肩而过了。

“儿子,你对程可印象怎么样啊?”

“妈,你们看好就行。”

“你这是怎么说呢?将来你要和人家过日子的。”

黄明想,像自己前女友那样好的姑娘今生恐怕遇不到了,如果能遇上心眼好使,对蓉蓉不嫌弃,对父母又孝顺就好。

“爸,妈,我也三十好几了,程可虽说比我大三岁。这到不是问题。不是有句老话吗?女大三抱金砖!”

老两口一听儿子这么说,什么都明白了,三个人高兴地拥抱在一起,在屋里转个不停。

蓉蓉听到了,不乐意了“我不喜欢这个程可阿姨。”

“小屁孩,你不喜欢有什么用,爷爷奶奶喜欢就好。”

“叔叔,你真喜欢她吗?”黄明没有马上回答。

就这样黄明和程可在比较仓促的情况下举办了新婚庆典。

这天,黄家小院喜气洋洋,热闹非凡,左右邻居也前来贺喜。在看程可和黄明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蓉蓉在小朋友们那桌显得闷闷不乐。不知谁说了一句,让蓉蓉跳个舞吧!

“蓉蓉,今天是你叔叔和婶婶的大喜日子,你来跳个舞怎么样?”蓉蓉歪着小脑瓜说:“行,那就跳呗。”

因为蓉蓉在黄明前女友的资助下读一所明星学校,擅长文艺的蓉蓉在学校里得到了相应艺术方面的强化和提高,跳个舞那不是小菜一碟吗!

当蓉蓉正聚精会神地表演“歌声与微笑”舞蹈时,突然大门外闯进一个和蓉蓉年龄差不多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程可的女儿娇娇。这娇娇气势汹汹地走到母亲面前,指着程可就问。

“妈妈,你不说为了我不找男人吗?怎么这么快又结婚了!”

离婚的女人

说时迟那时快,看见蓉蓉在跳舞,气的就把蓉蓉推到在地,还一下子掀翻了几桌酒菜。大家一看,这个小女孩也忒厉害了,像只小母狮子要吃人似的。你再看黄明的父母,黄明全都傻眼了!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黄明束手无策。

“程可,你不是说,你没结婚吗?怎么会有孩子?”

“黄明,你听我解释。”

“你给我滚。我不想听。”本来热闹的婚礼现在是一片混乱,一片狼藉。黄明的父母很是抱歉,向客人们赔不是。大家只好不欢而散。

程可,无颜面对黄明和黄明的家人,只好带着女儿灰溜溜离开黄家,和女儿住到酒店。可她心里不甘,既然事情来了就要面对。在酒店里程可一个劲地埋怨女儿娇娇做的“好事儿”。娇娇不以为然,她就是不喜欢妈妈找男人。

“娇娇,我们不能就这样离开黄家。你想啊,将来黄明的父母都老了,那里的一切不都是我们的了,还有房子,小卖店等。”

“妈妈,你怎么一天就知道钱呢!你有野心。”

“傻丫头,这年头儿,谁没有野心谁是笨蛋。但我可是真心喜欢你黄叔叔。”

“那,我们怎么办?人家都让咱们滚了,还能回去吗?“

程可眼睛滴溜溜转,再想着对策。

“娇娇,你出去给妈妈买瓶安定。”

“你要它干嘛?”

“不干嘛。就是考验你黄叔叔在意我不?”

酒店里,程可躺在床上哭成了泪人。她从心里不想离开黄明。女儿娇娇给黄明打电话。

“叔叔,你快来吧,我妈她......”

“我妈她要吃安眠药,不想活了!”

黄明一听,心就软了。

“娇娇,看着你妈妈,叔叔马上到。”

程可这一有惊无险的遭还挺灵,又如愿地回到了黄家,做了黄家儿媳妇。

可这儿媳妇当上了,人也变得懒了,早不起做饭,晚不收拾屋子,黄明很看不惯,婆婆、公公更是看不惯。

一遇上黄明偶尔和前女友在一起喝茶聊天,她还吃醋,动不动就那拿它说事儿,让黄明很烦,不爱回家。

程可,不知好歹,不知为什么要管小卖店的帐。黄明说,小卖店是父母用血汗支撑的小天地,和你没关系。我们住的都是父母的房子。

而程可认为,父母的一切将来还不都是你黄明的。现在管怎么就不行了!黄明真有些后悔,这个女人怎么和结婚前判若两人呢。让黄明和他的父母不理解的是,程可竟充当小偷的角色,把黄明给父母上货的钱偷走了给自己的母亲交住院费。

黄明的母亲实在是烦透这个儿媳妇,不想在家多呆一天。气的回到了娘家。而黄明也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也在怪自己太草率了,看错了人,程可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太有心计了。他想离婚了!

程可知道黄明的心事儿后,整天不是骂就是摔东西。还说黄明心里想着前女友。程可心里有气,上班也没有好脸色,同事们都觉得不对劲。

直到那天医院来了一位五十多岁半秃顶的患者,才让程可的脸上有了点儿笑容。而女儿娇娇看见母亲和这个老头来往密切,心里特烦。

“妈,你不是又看上那个老头儿了吧?黄叔叔挺好的,也喜欢我,还给我买衣服呢。”

“好什么好?他们一家人都像防贼似的防我,我在家就像个外人似的。”

“你还像外人,就差没打板给你供起来,一天到晚啥也不做,在家里还给叔叔打电话,让送饭。有你这样当妻子当儿媳的吗?”

别看娇娇是小孩,说起话来像小大人似的,句句在理。

程可跟着老头患者来到了他的大别墅,看得她眼花缭乱,心想跟着他也算是享享福了!老头儿为了讨程可的欢心,还给她买个大钻戒。

在程可看来,把再婚就是当儿戏,不珍惜身边的好男人。反正离婚对她来说那就是家常便饭。黄明他再好,就是累死这辈子也不能买起大别墅啊。程可和他后来的男人说好,等这边婚离了,就搬过来住。

有时候,期望值越高失望也就越大。当程可和黄明平静地分手后,有钱老头儿却因为财产来历不明被拘留了,房子也被封了。

程可领着女儿娇娇,孤独地走在夜色里,她不知道哪里才是她和女儿的栖身之地,哪里是她们真正的家。

程可,又成了离婚的女人……

作者:林雨荷

编辑:蜀中野人

离婚的女人

离婚的女人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蓉蓉,父母,男人,女儿,橘子,离婚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