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人,孩子,女人,中年,一个,摧毁一个中年女人有多容易?比我们想的要容易许多!

中年,是女人一生中最劳累也最脆弱的时期。

摧毁一个中年女人有多容易?

比我们想的要容易许多。

一场突发的意外,儿女的一次生病,老公的一次出轨。

或者,领导的一次批评,家人的一句责怪,甚至,一个不被理解的眼神。

摧毁一个中年女人有多容易?比我们想的要容易许多!余秀华在诗里说:“我也有过欲望的盛年,有过身心俱裂的夜晚。”

这何尝不是万千中年女人的现状,她们有看似完整的婚姻,看似圆满的家庭。

而婚姻实际有多苦,只有她们自己心里清楚。

梁羽生说:“少女情怀总是诗,中年心事浓如酒。”

少年的爱情是甜言蜜语与激情,中年的爱情却是柴米油盐和吵闹。

中年女人的婚姻,就像一杯不加糖的咖啡,看似美好,实则早已无性无爱,苦涩到难以下咽。摧毁一个中年女人有多容易?比我们想的要容易许多!女到中年,处处不受待见。

想努力挣钱,又在工作上被刁难,想昂头生活,又不得不处处低头。

身为南京某项目高管的徐某,在生前也一定吃够了工作的苦吧。

家人说,她工作极拼命,最近日夜忙项目,大年三十也只在家一个多小时。

6月1日,徐某负责的项目终于开业,她心里的石头才落下。

然而在6月5日下午公司开会,会上却以业绩未达标为由,公开批评了她,甚至有领导表露了撤换她总经理职务的意思。

傍晚六点多,她离开办公室,在家庭群里发了“对不起”三个字,随后便消失了。

第二天,警察在公司附近附近一处楼盘下,找到了她的遗体。

没人知道她在离开前,经历了怎样的挣扎,是否怀有愤怒悲伤,和道不尽的委屈。

工作中的中年女人,就像是一只不讨喜“流浪猫”,任凭自己怎样努力,都晋升无望,处处受排挤。

摧毁一个中年女人有多容易?比我们想的要容易许多!梁文道说:“女人一定要有自己过日子的能力。”

而对一个贫穷的中年女人来说,想过自己的日子,谈何容易。

当一个女人变成妈妈,孩子的安危,便时刻触动每位母亲的神经。

电影《亲爱的》里,有段真实故事改编的剧情:

一位中年女人,历经重重波折,终于喜得爱女,但不久,女儿就被人贩子拐走了。

女人发疯似的寻找,结果却是大海捞针。

时间慢慢流逝,女人的精神逐渐崩溃,一次寻找未果后,选择了跳河自尽。

女到中年,忍过了工作的刁难,经受了感情的考验,而关于孩子一切,随时可以击溃一个妈妈。摧毁一个中年女人有多容易?比我们想的要容易许多!还记的轰动全国的“江歌案”吗?

若不是为还女儿一个公道,江歌母亲或许已有千百次轻生的念头。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中年人的沧桑中,总有一种无言的伤痛。”

孩子的安危,对一个中年女人来说,就是一种无言的伤痛,也是一生最大的软肋。

时常听女孩说,最大的愿望是嫁个好老公,婚后相夫教子,度过一生。

而就是“相夫教子”,这个看似悠闲的生活方式,让万千中年女人活的无比挣扎。

去年6月,上海闵行区,一个5个月大的孩子不慎从床上摔下。

丈夫看到后,当即大声责怪:“你不上班,在家连孩子都带不好!”

随后,婆婆也来责怪。

在旁人眼中,她不上班,不赚钱,每天闲在家。

却没看到她带孩子,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应付各种亲戚朋友……

这个“相夫教子”的中年女人,满怀委屈又只能暗吞苦水,积怨深了,便爆发了。

在不被丈夫理解,并且斥骂后,纵身从5楼阳台一跃而下。

从古至今,中国女人有一种深到骨子里的沉默与忍让。

家庭的冷漠和斥责,却能将一个无论有多忍让的中年女人,刹那摧毁。

摧毁一个中年女人有多容易?比我们想的要容易许多!知乎上有个经典问题:中年女人的生活到底有苦?

最高赞的回答说:

凌晨三点醒了,生孩子后就容易起夜,躺在静静的夜里,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

多希望有人为我擦去眼泪,但是没有,父母老了,孩子大了,爱人冷了。

多想有人抱我一下,但是没有,很早之前就没有了。

人们总说,男到中年不如狗,可中年女人的苦,比男更甚。

精力下降,事业瓶颈,婚姻困局,家庭矛盾,子女安危……无不时刻威胁着,原本软弱的中年女人。

尽管如此,她们只能忍受着,沉默着,不能有任何怨言。

亦舒曾说:“当我40岁时,略有积蓄,丈夫体贴,孩子听话,这就是成功。”

而这看似简单的愿望,对中年女人来说,却要跨越无尽的苦难与煎熬。

她是一个44岁的中年女人,上有患病老人,下有未成年的孩子,老公不在身边,一个人撑起两个家。

但她不觉得累,不觉得委屈,反而觉得自己很伟大。

是啊,她是伟大的,每个中年女人,都是伟大的。

中年,不应是一个女人枯萎的时光,应是体会了甜蜜婚姻,拥有了美满家庭,感受了幸福生活后的完美盛开。

用心呵护身边那个中年女人,别让她在人生最惊艳的时光里,暗自凋零。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中年女人,孩子,女人,中年,一个,摧毁一个中年女人有多容易?比我们想的要容易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