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新知,百合,自己的,孩子,小三找上门:丈夫坚决和我离婚,婆婆做法让我感动

小三找上门:丈夫坚决和我离婚,婆婆做法让我感动

无论你和他同甘共苦多少年,都比不上他心中那一抹白月光。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夏有恒 | 禁止转载

1

方喜是个单身妈妈,独自带着孩子。

半年之前,她发现了丈夫林淮森出轨,那时候她还怀着孕,距离临盆只有三个月。是那个长得像丈夫初恋的小三主动约见了她,女孩气焰嚣张,十分简单地用一句替方喜总结了她的婚姻:“无论你和他同甘共苦多少年,也比不上他心中那一抹白月光。”

是的,她的丈夫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这方喜是知道的。方喜见过他们的合照,是在大学时代的图书馆前,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女孩子长发白裙,宛如一只高贵的白天鹅。可方喜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输给一个替代品。

就算如此,离婚也不是方喜提的。她的丈夫在得知她见过了那个女孩之后,态度坚决地要离婚。

方喜再不甘心也无法欺骗自己,她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作为补偿,丈夫把公司一半的股份给了方喜,保障她和孩子以后的生活。

方喜的母亲去世了,婆婆待她很好,产前产后一直都悉心照顾她。有一个新生命的陪伴,日子总算没有过得孤苦伶仃。

2

日子渐渐久了,离得渐渐远了,回首往事时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

那时候的方喜多傻,在便利店里遇见了那个奇怪“许愿神灯”的APP时,她竟然能为了丈夫的一个离婚借口,付出了十年寿命。

可是方喜并不后悔,十年的寿命没能让一份濒临死亡的婚姻起死回生,却换回了一个小生命。这个以她血肉孕育的小生命,方喜为他取名叫新知,他会陪伴她度过漫长的岁月,无法割弃地羁绊一生。

天气好时,方喜总会抱着三个月大的小新知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晒太阳,阳光透过玻璃窗暖洋洋地照在身上。新知很喜欢阳光,他总是会伸出胖嘟嘟的小手轻轻摇晃,眯着眼睛想要发出“咯咯”笑声。

婆婆总是会托着孙儿的小手,笑得一脸慈爱。这半年来,婆婆的辛苦方喜是看在眼里的,婆婆不仅仅是心疼孙儿,也真心地心疼她。只是,他们毕竟离婚了,婆婆没有必要一直守着她。

那天方喜说她的身体已经渐渐恢复,想请个保姆时,婆婆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老太太默默地买了很多新鲜水果塞满了冰箱,又细细地交代新来的保姆后,收拾了行李离去了。婆婆走时,方喜抱着孩子在门口送她,婆婆搂着小孙子亲了又亲,小家伙也抓着奶奶的一根手指不肯松开。

方喜不是没看到婆婆转身时红了眼眶,她心里也万般不舍。只是,以后的人生漫长,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3

婆婆走了以后,小新知整日里哭闹,新来的保姆总是哄不好他,两周不到就推脱不干了。

好在方喜从不是娇生惯养之人,她能吃苦,每日里可以抱着小新知去买菜,推着他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打扫卫生,慢慢地只要她不离开视线,孩子都会乖巧地自己玩。

婆婆终是惦念孙儿,每个月都会来探望。后来,婆婆来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拿的东西也不再是之前的乡下土特产,经常会有一些婴儿用品、宝宝玩具,那些外文商标方喜都不认识,可她知道那不会是婆婆买的。

婆婆每次递给她这些东西时,眼睛里满满都是歉意,可方喜总是默默接过,从未多问。

父亲要给自己的儿子买东西,她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更何况,当初上户口时,是方喜自己在婆婆的劝说下同意了小新知姓林。

方喜曾站在客厅窗口注视着婆婆离去的身影,看到过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小区门外的街边等她,想来那一定是林淮森。不论婆婆曾因为离婚的事多么生气,但是她来市区,怎么会不告诉儿子呢?

宝宝五个月的时候,方喜总是会推着他在楼下的林荫道上散步,有时候也会在小广场上看一群孩子追逐打闹。小新知总是会挥舞着小拳头,很兴奋地咿咿呀呀,再加上模样长得虎头虎脑十分可爱,经常会有坐在一旁的阿姨忍不住凑过来逗弄他。

那次,围在一群阿姨中间,方喜看见了远处的树荫下站着一个人,身高体型都像极了林淮森。等人群散去,她推着车子走过去时,树下却空无一人。

第二天下午,方喜抱着小新知在超市里买水果时,一回头却看见了林淮森,他独自一人。隔着一排摆满芒果的架子,林淮森也看见了她,他绕过来想要打招呼时,方喜却并未给他机会,抱紧了怀中的孩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后来的一段时间,方喜都没有再遇见林淮森,直到那天。

4

方喜没有想到林淮森竟会找到家里来。

那天晚上,大雨下得好像世界末日一般,屋子里突然停了电。物业打电话来解释说一棵被风刮倒的树砸断了电线,目前正在找人抢修,但由于雨势过大,具体不知何时才能维修好。

小新知在黑暗中不停地哭闹,直到方喜找来了蜡烛点亮。小家伙第一次见到跳动的小火苗,新奇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一时间忘记了哭泣,两颗泪珠挂在小脸蛋上,亮晶晶地发光,方喜忍不住捧起他的小脸蛋亲了两口。

在莹莹的烛光中,方喜不由地想起上一次点燃蜡烛,还是在林淮森那间破旧的仓库房里。那时候的林淮森还没有做成一家公司,方喜和他之间还没有那么远的鸿沟。隔着一根蜡烛的光影望过去,那竟是方喜这二十多年人生里最幸福的时光。

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方喜的回忆。隔着防盗门的猫眼看去,外面很黑,楼道墙上的应急灯在地上照出惨白一片,一个人影退后一步站在灯下,方喜才看清楚那是林淮森。他头发湿透了,脸上满是雨水,像是一个冒着大雨赶回家的人。

方喜不知道他为何在这样的雨夜,这般模样出现在她家门前。或许是方才烛光里的回忆太过温柔,方喜不由地打开了门。

开门的一瞬间,林淮森的眼里竟然充满了迫切的喜悦,他声音有些颤抖地叫了一声:“方喜……”

方喜这才看清楚他的狼狈,他全身湿透,裤管上满是污泥,甚至脚上还丢了一只鞋子,光着脚踩在地上。方喜让他进了屋子,从鞋柜的最底层拿出了一双他以前的拖鞋。

林淮森接过那双拖鞋时眼中有泪光,方喜却别过脸不想去看,她懒得解释,她并未珍藏他任何东西,只是懒得丢弃而已。

林淮森有些局促地站在这个曾经的家里,像是个做客的陌生人。方喜没有再管他,兀自抱起儿子哄着。林淮森突然坐在沙发上,把头埋在双手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方喜不知他为何而哭,也不知该说什么,愣神间,七个多月的小新知却挣脱了方喜的怀抱,朝着那个哭泣的男人一点点爬了过去。到底是父子连心吗?可是你不知道,就是他曾经狠心地抛弃了我们啊!

方喜想伸手把孩子抱回来,却看到了林淮森手臂一片触目惊心的红,皮肉翻卷起的一道伤口仍在淌着血,浅灰色的衬衣上晕染了斑斑点点很多血迹。

方喜心里一紧,竟然生出一丝疼痛的感觉,她无奈地收回了手,拿了医药箱来放在茶几上。

可她实在不想过问关于这个男人的任何事情了,她已经不再是小新知那般的婴孩了,再愚蠢也懂得农夫与蛇的道理。

5

被孩子温热的小手触碰到,林淮森哭得几乎难以自抑。他颤抖着手拂过儿子小小的脸庞。曾经多少次,他远远地跟在方喜身后看过他,幻想着能把这个小小的身影拥入怀中,可是此刻他不敢,他实在太脏了,不忍心让他沾染。如今一步踏错再无法回头,他已经不配再做一个父亲。

那天晚上,屋外大雨滂沱,末日般,屋内两支蜡烛静静地燃着,烛光把墙壁照得如同一张穿越时光的老旧胶片。他们坐在长沙发的两端,隔着烛光照不透彻的光影,林淮森第一次同方喜讲了那么多的话。他的目光迷离,他的语调平缓,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在回忆一生。

离婚后的方喜第一次听到林淮森提起了他的初恋,那个如同白天鹅一般的女孩子。

那段初恋和所有的校园爱情故事一样美好,却没能通过世俗的考验。白天鹅一般的女子自是生在高贵门第里,他这个穷小子高攀不起。他被那对看似教养很好的父母羞辱一番后心灰意冷,却不想那女孩子却为了他跳窗而逃。

她摔伤了腿,硬是忍痛撑着走了半夜找到了他,她要他带她私奔。可那时他尚未毕业,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带她走。就是这一夜的犹豫,让他永远失去了她。天亮之后,她的父母带走了她,移民澳洲,从此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他永远忘不了,她被带走时回头的那一眼,写满了生死诀别。那天也下着滂沱大雨,他在雨中跪了一夜。

他不甘心,他痛恨那时懦弱的自己。他甚至无数次地想,如果能回到那个夜晚,他会不顾一切地带她走。可这世间没有如果,他也回不到过去。他发了疯一样地努力学习,不放过任何一丝希望地寻找她,可是直到他毕业,她都没有任何消息。

他不会忘记当初是因为自己的贫穷让她的父母看不起,更不会忘记是因为自己的贫穷才没有勇气带她离开。如若重逢,他怎么能让悲剧重演?

他一无所有,可是为了重逢的那一天,他拼了命也要做出一番事业来。于是,方喜阴差阳错地闯进了他的生活。对于那时的他来说,心是死的,世间任何人任何事都不重要,他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了找到她。他不怕吃苦,是因为这世间咬着牙吞下的每一份苦都不及他心里的悔恨。

后来,他终于成功了,他做成了自己的公司,拥有了金钱和地位。可她依旧如同沉入茫茫大海,寻无踪迹。他参与一切和大学时代有关的各种活动,结识一切有可能寻到关于她的蛛丝马迹的人,甚至心甘情愿地被他们以此为借口骗去投资,只要和她有关的他都心甘情愿。

6

整整六年时间,他找得实在太辛苦了,也许就连上天都被他感动了,他终于得到了关于她的消息。可是那时她已经去世整整两年了——

她和父母移民澳洲后,被长期关禁,她患了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几次吞安眠药自杀未遂,病情逐步加重,最终在一个天微亮的清晨,从二十三层高楼的顶层跳了下去……

方喜听到林淮森牙齿打颤的声音,豆大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无声地从他脸上滑落。方喜从来不知道关于那个女孩的故事竟会如此悲伤,她抬手拂过脸颊,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也已经泪水涟涟。

方喜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努力这么多年,也始终无法走进他的心里,因为那里已经立了一块墓碑,埋葬的不只有那个初恋的女孩,还有林淮森自己。

那时的林淮森真的想到了死,甚至他都买好了飞往澳大利亚的飞机票,他要站在她跳下去的那栋高楼,在同一个地方张开双臂感受飞翔,在无尽的长空里他会和她的灵魂相遇,再不分离……

“可是,那天我遇见了她,就好像她在天堂感应到了我的心灵一样,就好像她回到了我的身边,她和她长得实在太像了……”

那个长得像“白天鹅”的女孩子叫百合,说起来,她和林淮森的初遇并没有多巧合。林淮森找了初恋那么多年,在大学时代的人脉圈里早已不是秘密,百合就是这样被一个老友送到了林淮森的视线中。

那一瞬间多像是一曲《牡丹亭》为爱还魂的场景,林淮森不可自拔地陷入了这个真真假假的梦境,他把百合当做了她,就好像这是他穿越时光,从那个夜晚把她带走了,让她免受那般痛苦,永远如同青葱岁月里在他身边笑着闹着直到如今……

可是,百合毕竟不是她,她们不是一样的人。百合知道林淮森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更清楚林淮森对于那个女孩的爱和愧疚,她仗着这些娇纵任性、肆意妄为。

每天看着那张相似的脸,林淮森却觉得越来越陌生。甚至,百合自导自演了一出苦肉计,用怀孕和自杀逼着林淮森做出选择,林淮森很怕会再次亲眼看着悲剧发生,他选择了同方喜离婚。

可是后来事实证明怀孕是假的,百合却说她是为了考验林淮森对她的真心。初见时的惊艳之感一点点消散后,林淮森能感受到的只有疲惫。百合急不可待地要同林淮森结婚,林淮森却始终说再等等,他不敢迈出那一步。

无论她们有多么相似的皮囊,都是不一样的灵魂。他怕那一脚踏空,惊醒了这个梦。

可梦终究会醒,百合接近他本就是为了一场阴谋,是当初送她来到林淮森身边的老友精心布置的陷阱。

“就是今天中午,我开车回家拿文件时,推门就看见了那一幕……”(原题:《许愿时光倒流》,作者:夏有恒。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婆婆,新知,百合,自己的,孩子,小三找上门:丈夫坚决和我离婚,婆婆做法让我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