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一个,一张,的人,给我,他们曾经在山野中相爱,但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生活的琐碎

1

兰波突然从武汉来到南京,要和我谈谈他女朋友的故事。

我们坐在1912街区一个酒吧外的遮阳伞下,明媚的阳光照着红墙上葱绿的爬山虎,愈显得青翠,也像我的心情。

他们曾经在山野中相爱,但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生活的琐碎

我和兰波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我叫兰兰,和兰波是同一个村子的,兰家村。兰波,这个名字本来在乡下极其普通、不引人注目。然而随着少年的成长,在高中时我们读到“生活在别处”这句诗时,知道了一个诗人也叫兰波。兰波不再是兰波。

兰波写的第一首诗,是给他的英语老师。他给我看过,里面有一句是这样的:“许多人真情或假意,爱你的美貌和光彩,但我只爱你朝圣者的灵魂。”后来我知道,他只不过是抄袭另一个诗人的。

再后来他也给我写过一首,诗的内容早就忘了,只记得题目是《你总有爱上我的一天》。

大学毕业后,他离开南京,我留在南京。两年多来,我们走上了两条平行的直线,保持着距离。我只知道他去了诺基亚东莞分公司,成为一个通信工程师,待遇很好。

有一天,我接到他电话。他说辞了工作,现在住在武汉一个山里。我问他准备做什么,他说就歇歇,只是不想工作,累了。对此,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兰波就是这样的人。我曾对他说过,像你这种性格,只适合在山里隐居起来。

他认为自己能够适应社会,即便成为一个平庸的人,也能找到幸福和乐趣。我不能评判他是不是一个平庸的人,但他没有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幸福和乐趣,这是明显的。

他告诉我,他要写小说了。我问他还写诗歌吗,他说写得很少。我记得他以前说过一句话,“饿死我也不写小说。”当然我没有再提,只是祝他写出好小说。

我还没有看到他写的第一篇小说,他就陷入了一场“精彩”的故事中。

2

兰波要去武汉,又没有熟人。刚好他的一个诗人朋友的女儿在那边上班,于是让兰波联系她。这个女孩子比兰波小两岁,行事却要圆滑熟稔,很快帮兰波在东湖边一个小山村里找到了房子,和她自己住的地方隔湖相望。

第一次打电话,他刚好住进去,就对我说起这个女孩子。第二次说起她,是在一条短信里,“她在我家洗澡,不肯走,怎么办?”。

我看着短信,很长时间,一直停留在回复框里,没有写一个字。后来,把手机关机,扔在一旁,睡觉了。

过了几天,他才给我打电话,说和那个女孩子睡觉了,他们正式确立了恋人关系。女孩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柠檬。柠檬对兰波是一见钟情,她之前本来有一个男朋友,两人住在一起。

开始兰波还有点别扭,觉得自己破坏了他人的生活。他看到柠檬的男朋友发的短信,说要把他踩在脚下,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可柠檬对他一往情深,坚决地和前男友断绝关系,甚至瞒着她爸爸,和兰波住在一起。

兰波知道柠檬喜欢他什么,不过是一点浪漫。她的前男友在研究院工作,是一个枯燥的人,脑子里只想着如何炒股挣钱,买房子买汽车,结婚生孩子。兰波也想过。

而柠檬热情,幻想,文艺,年轻。她的爸爸就是一个落魄的诗人,她却还要爱上一个不写诗的诗人。

他们在湖边,在山下渡过了一个惬意的夏天和浪漫的秋天。

他们曾经在山野中相爱,但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生活的琐碎

有一次,兰波给我打电话,说他爱上了这个勇敢的姑娘。而他还没有对她说出那三个字。

3

我也喜欢这样的姑娘。我更欣赏她跟前男友分手,和兰波在一起的决定。向来,“女之耽兮,不可说也。”一个女人沉溺在一份稳定的感情中,往往更难跳脱出来。

很难说庸常的幸福值不值得守护,但它有时确实蒙蔽了我们追求更多幸福的可能。

柠檬和兰波在一起,似乎找到了往日失去的激情。我想象他们的生活:在一个破落的农家毛坯房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兰波说还有一张竹席,夏天铺在床上,他们在床上做爱,晚上月光照在他们的裸体上。

我能看见这幅美好的画面,却不能体会山间的月光和清风拂过身体。

每天早上,兰波起床给柠檬做好早餐和中午便当,送她穿过山间的小道,到汽车站台。他看着她坐下来,微笑着摇摇手臂,直到汽车驶远,一个人返回小屋。

他只有两件事可做,就是读书,写作。他还存了一些钱,住在山里至少可以维持两年。他是不是考虑过未来,我不得而知。不过该来的总会来,逼迫你去面对。

那是在寒冷的冬天里,兰波说下了一场大雪,把小路都盖住了。屋子里很冷,他们为要不要买一床羽绒被吵架了。

他们曾经在山野中相爱,但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生活的琐碎

柠檬想要暖和柔软的,兰波说喜欢厚实一点的棉被。他还给她讲解了一些棉被相比羽绒被的好处,结果柠檬生气了。这就是生活琐碎。

他们沉默了一会,兰波开始哄她,亲她,抚摸她,脱下她的衣服,放倒在床上,他们的热情很快就把屋顶的雪融化了。

第二天,兰波就去买了两床被子,一张棉被和一张羽绒被。

4

等到春节,他们暂时分开,各自回了家。

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而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柠檬将她和兰波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了爸爸。她爸爸勃然大怒,曾经在文学上交流的朋友顿时变成了仇人。他指出兰波抽烟喝酒的“恶习”,甚至编造出在东莞嫖妓的故事来诋毁他,只巴望拆散这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

见女儿铁了心要跟兰波在一起,怀才不遇的父亲只有贬低兰波的才华,认为他至今没有写出一首让他欣赏的诗歌。至于写小说,兰波更是没有一丁点儿驾驭能力。

同样,兰波也在家里接受着父母的盘问。既然已经辞去了工作,父母就没有再加指责,他那优越的工作曾经让他们多么自豪。

父母希望他回家找个工作,从此安安稳稳过日子,买房结婚生孩子。听说他交了一个女朋友,女方家却在遥远的山区,而且父母还离婚,脸上又露出不对的颜色。

好不容易过完年,两人逃离了家庭又聚在一起,谈论的话题却开始变了。想想对方家里人说的话,心里也不是滋味,分歧越来越大。

性成了他们唯一的调节剂,黑暗中,山林里,随着喘息和呻吟,有节奏的摇晃归于平静,矛盾也得到缓解。两具汗涔涔的肉体挨在一起,仿佛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多么希望就这样直到天荒地老。

他们曾经在山野中相爱,但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生活的琐碎

兰波再次给我打电话,说他女朋友例假推迟好多天没有来,担心她怀孕了,问我一些生理反应和应该注意的事项。

他还不想要孩子,希望柠檬去医院看看,做人流。为此,他们又吵了几架。

幸好最后例假来了,两个人才松了一口气。日子却过得越来越紧张。

5

终于,他们不可避免地走向分手。

兰波发现柠檬的前男友还在继续骚扰着她,那个男人劝柠檬不要急着和兰波结婚,时而会说一些狠话,时而又关心她几句。虽然兰波没有把他视作威胁,但心里总存着芥蒂。

而女友开始对他的小说和诗歌指手画脚,她不断发脾气,责备兰波没有为她写情诗,还问他小说里的女主人公是谁,是不是想着前女友。

当兰波无法向她解释文艺和现实的区别时,只有反过来拿她的前男友说事,于是他们陷入了相互伤害的境地。直到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两人都歇斯底里起来。然后做爱。

做爱终究解决不了心理上的问题。一天,兰波在家等柠檬回来,他已经做好了饭菜。他给她打电话。关机,再打,依然关机。饭菜都凉了,她依旧没有回家。

那天晚上,兰波一个人睡在床上,想着他们曾经美好的时光。他问自己,如果出去找一份工作,生活会不会有所转变。

到底是什么在改变我们,让我们身不由己,无法回头,被推着向前走?即使是如此理想的田园,令人眷羡的情侣,也有不可挽回的结局。

他们曾经在山野中相爱,但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生活的琐碎

柠檬抛弃了兰波,就像她曾经甩掉前男友,跟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公司副总谈起婚外情。

兰波告诉我,他去找过柠檬。他没有希望柠檬重新回到他身旁,但是劝她“庸常的幸福即使不值得守护,也不应当陷入更加破落虚华的爱情中。”

起码他和她的爱情不是。

他退掉了山里的房子,计划到各地走一走。他讲完这个故事,说不知道为什么要讲给我听。我耸耸肩,对此,我能说什么,谁叫我们分手这么多年。

本文选自 破罐 的小说集《包小姐》,原名《在别处》,点击 了解更多 限时免费领取133本优质小说!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柠檬,一个,一张,的人,给我,他们曾经在山野中相爱,但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生活的琐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