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为骗保致妻儿自杀续:丈夫买保险妻子或知情(图)

 

丈夫何某伪造车祸现场失踪,妻子戴某花在他失踪20多天后留下千字绝笔信,携一双儿女溺亡,之后何某现身,向公安机关自首——发生在湖南新化县的这起悲剧近日持续引起全国关注。

当地公安机关通报称,何某逃避10余万元的网络贷款,在保险公司购买了赔偿金额100万的人身意外险。那么他为何会借这么多钱?又如何想到通过骗保的方式还债?

从10月13日开始,潇湘晨报记者对该事件进行持续报道。何某所买保险的经办人员表示,在何某失踪后,戴某花曾登录何某的微信,问过经办人员一些情况和什么时候来拿的保单。

何某妻子戴某花携一双儿女溺亡前,朋友圈1300多字的绝笔信,除了表达对丈夫何某的思念外,还展现出他们这个小家庭面临经济压力。“如果一定要说何某的离开是我的责任的话,那我只能说,是我没有出去打工,坚持要把两个崽崽带在身边,让他压力大,一个人挣钱,四个人花钱。”绝笔信中这样的表述还有很多。

潇湘晨报记者核实到,何某曾在9月7日从中国平安人寿保险公司购买保险。核心信源称,此份保单在次日就已经生效,保单是何某自己从长沙一保险公司业务员办公室领走,而戴某花事前实际上已经知情。

何某在网贷平台有逾期贷款未还

这个家庭面临多大的经济压力?这是一个被屡屡问到的问题。戴某花的堂妹戴新艳称,在前年将老房子宅基地转让给她,她付给戴某花28800元。在去年,戴某花的两亩多田地被征收,收入285000元。之前奶奶过世应该也交给她一些钱。

此前,戴某花还多次向堂嫂和舅妈等人借钱。据媒体报道,2013年,她借了堂嫂1万元,2014年,借了表姐5000元,2015年,找表妹多次借钱,但数额不大。在何某失踪后他租用的车辆被发现坠到河中,为打捞车辆她再次向堂嫂借了3000元。何某的大哥也表示,因为何某女儿生病,他们曾经拿出几千块给何某。何某的一个舅舅此前也称,他在几个月前借了2万块给何某。

这些钱究竟是如何花费的?何某在10月12日向警方自首前曾录制一段忏悔视频,视频中他痛哭,因为女儿患有癫痫病,花费不少钱,而且自己还要还车贷,还有一家人的开支。

何某和戴某花曾经带着女儿前往北京和长沙求医,并在湖南省儿童医院就诊。湖南省儿童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杨理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戴某花女儿在2016年6月、2018年1月、2018年8月前往该院就诊,几次分别花费2.1万元、1.3万元和3000元。

一家网贷信用记录查询平台显示,何某曾经在约50家征信机构、现金贷、消费分期平台注册,其网贷被拒率可能性达到98%。另一家信用平台显示,他在7日内还曾在2个一般消费分期平台借款。3个月内在8个一般消费分期平台、一个网上银行、一个小额贷款公司、6个P2P网贷公司、一个大型消费金融公司贷款。

贷款分期平台捷信金融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何某在该平台曾有两笔消费贷款,第一笔已经还清,第二笔消费贷款本金1万元,分30期还清,每期600多元,还有6期没有还清,但已经逾期3个月,需要还款2100多元。

另一家网贷公司表示,何某此前向该公司发出借款申请,但由于信用评估未通过,被该平台拒贷。

领走保单一周后何某失踪

何某在此前录制的视频中,说自己采取这种方式骗保是个“愚蠢而自私的决定”。

10月15日,潇湘晨报从权威信源核实到,何某购买的这份保险是9月7日从中国平安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购买的“百万任我行”人身意外险,保期为10年,并在9月8日就已经生效。信源称,这种保险在保险期内没有发生意外会返还满期金,因疾病身故、私家车意外、公共交通意外、航空意外、电梯意外、重大自然灾害导致身故或者全残可以得到理赔,唯一受益人是戴某花,保额为5万元,身故赔付金为保额的20倍即为一百万,如果伤残需要依据伤残等级申请。

信息显示,这个保单由平安人寿在长沙的一个机构开具。记者从信源处了解到,此保单的经办人员称,何某早在两年前就和他认识,并在其手上办过车险业务。在9月初,何某再次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他,称自己平时因开车担心出意外,想购买这种人身意外险。经办人员将填写链接直接在微信上发给了何某,并通过银行卡自动扣费。

经办人员称,实际上,这份保单是由何某自己来到他办公室取走,时间在何某失踪前的一个星期左右。“当时他来了长沙拿保单合同,我正在开会,没有见到他的面,他就直接从我办公室拿走了。”经办人员称,当时他还打算请何某吃饭,但何某称他老婆孩子都还在车上。

在何某失踪后,戴某花曾登录何某的微信,问过经办人员一些情况和什么时候来拿的保单。

“我以为躲过去就算了,我就把你们接出去了。”何某曾这样说。但残酷的是,这份保单最终未像他计划的那样换取百万赔偿款,而一场悲剧在他不能掌控的情况下发生。

回忆:何某好友曾陪他录制忏悔视频

谢先生是何某多年的好友,在何某自首之前,是他带着何某找到了当地一家自媒体,并录制了网传的忏悔视频。

何某和戴某花是2013年结婚,此前在深圳打工的他们在生小孩后选择回到新化县城租住。何某贷款买了一台帝豪小车,从事滴滴司机工作,戴某花则专心带孩子。谢先生也从事滴滴司机工作,从这时候认识了何某。

在谢先生眼中,何某性格内向,但是为人很好,肯帮忙。有时他车出了故障,何某多远都会跑过来帮忙,有时还会介绍滴滴业务给他。但两人友情升华是在何某的小女儿几年前患癫痫病之后,何某向谢先生提起此事,说压力很大,谢先生提议他在网上捐助平台轻松筹上筹款,并筹到了7万元,何某很感谢他。

谢先生在悲剧发生前的10多天曾见过何某一次,两人在新化一桥桥头喝了一点酒,何某显得愁容满面。谢先生问何某为何最近没有见到他跑车,何某回答他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工作了。谢先生询问原因,何某回答因为女儿病情又要复发了,他又欠了信用卡的钱,连支付宝花呗功能都被冻结了,根本无心思工作。

“他虽然没说,但我知道他各个网贷平台上借了钱。”谢先生说,基本上都是靠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在还款。

谢先生一直以来没有见过戴某花,只是听过何某提起戴某花,“她是个孤儿,而我家庭条件不好,她死心塌地跟着我是我的福气”。直到9月19日,戴某花由于一直找不到何某,通过登录何某的微信与谢先生取得联系,询问其是否看到过何某。

此后几天,两人一直通过微信和电话有联系,并在看到附近江中发现何某租用车辆被打捞上来消息时有过交流。期间有一天,戴某花给他打来电话,语气有些匆忙,说她收到一个保单,保单是从贵州寄过来的。包裹上的快递单显示,包裹曾被两次邮寄,先是从别的地方寄到贵州,然后又从贵州寄回来。

“她当时告诉我,保单是要两个月后才能生效,还问是不是何某真的以这样的方式走了。”谢先生称,当时他宽慰戴某花称,何某应该只是想制造失踪的假象,如果真的想以这样的方式寻短见,保单两个月后才生效,何某这样做没有意义。

直到10月11日,谢先生看到戴某花携两个子女溺亡的消息,都感觉要崩溃了。“前两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没了。”谢先生说,他同时发现戴某花已经将他的微信从好友名单删除。

10月12日凌晨1点多,久久不能平静的谢先生向何某微信发了消息,问何某为何要这么做,虽然此时他并不知道何某究竟是生是死。12日中午,他收到了何某回复的三条语音消息。何某哭泣着说,“我一时糊涂啊,做了这个决定。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害死了。”“我只有回来自首。”

谢先生之后联系上了一个当地自媒体的工作人员,并在新化城郊约见了何某。“当时没见到他之前是想打他的。”谢先生说,但见到何某时,发现他情绪已经崩溃,声音沙哑,头发白了大片。

何某说,他已经报警了。之后,其被带到当地派出所调查。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丈夫为骗保致妻儿自杀续:丈夫买保险妻子或知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