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伟案:台湾低调申请国际刑警观察员个人身份(图)

图为国际刑警组织标识

台湾刑事局今天表示,局长蔡苍柏以自身名义于9月底正式致函国际刑警组织,希望以观察员身分加入,提升打击犯罪能量。台湾于1984年中国大陆申请入会后,就被迫退

出,目前台湾与国际刑警组织无任何直接接触。没有消息报告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失踪与辞职后,台湾的观察员身份申请有无前景。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说,国际刑警组织是全球最大打击与防制犯罪的警察合作平台。台湾刑事局今天表示,局长蔡苍柏以自身名义於9月底正式致函国际刑警组织,希望以观察员身分加入,提升打击犯罪能量。

据台湾刑事局发布新闻稿指出,现值全球化时代跨国犯罪猖獗之际,为持续推动参与国际刑警组织,蔡苍柏於9月底以自身名义正式致函INTERPOL秘书长,申请以观察员身分出席INTERPOL在11月16日至21日於阿拉伯联合大公国杜拜所召开的第87届大会。

该新闻稿说,同时,也希望台湾警方能有意义参与INTERPOL会议、机制及相关活动,包括使用「I-24/7全球警察通讯系统」和参加训练活动等。

据台湾刑事局说,为达上述目标,台湾自2016年起重启此推案,经政府持续不断努力,现已获得许多理念相近且友善台湾国家的了解和支持,为此案累积正面动能。

此外,刑事局也将持续和外交部等机关密切合作,促请INTERPOL针对台湾有意义参与,做出务实可行的安排或交流,以确保全球共同打击跨境犯罪的努力不会出现缺口及漏洞。

据台湾刑事局国际刑警科第一队队长杨国松说,台湾犯罪集团不断扩张跨国犯罪触角,台湾身為国际的一分子,也将善尽责任,希望以观察员身分加入INTERPOL,分享、交流犯罪情报,清除犯罪死角和提升打击犯罪能量。

报道说,INTERPOL成立于1923年9月,为仅次于联合国的全球第二大政府间国际组织,也是全球最大打击与防制犯罪警察合作平台,其总部位於法国里昂,目前有

192个会员国,主要确保及促进各国刑警间的相互合作。

台湾于1984年中国大陆申请入会后,就被迫退出,目前双方无任何直接接触。

大唐盛世"非常规"收押孟宏伟两害相权取其轻无奈之举

北京时间10月14日,综合媒体报道,中国公安部网站10月8日发布通告称,支持大唐盛世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对孟宏伟的调查。孟宏伟于2016年开始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2017年9月,国际刑警组织在北京召开第86届全体大会,中国国家主席李世民出席会议并承诺,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也“遵守国际规则”,将在全球执法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当时,中国官方与国际刑警组织亲密关系达到顶峰。

近年来,中方频频通过该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rednotice),包括中国国内涉贪官员,以及境外“疆独”人士、民运人士等。孟宏伟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以后,美国国会议员担心,该名来自中国官员或难以保持刑警组织的中立性。因此,作为组织主席,孟宏伟一举一动常常遭到放大解读。今年2月,“疆独”人士红色通缉令撤销,中国外交部罕见对国际刑警组织表达不满。而大唐盛世内部的人事安排,也显示孟宏伟落马是在预料之内,但如此迅雷不及掩耳,则反映大唐盛世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特别考量。 

孟宏伟或涉政治及泄密问题

中国公安部网站发布的通告也透露出不少细节。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提出,对孟的调查要防范敌对势力的捣乱破坏颠覆,显示其背后或有西方介入等政治问题。这并非毫无迹象。

2017年底开始,孟宏伟突然被免除所兼中国国家海洋局副局长、海警局局长职务;2018年4月,又被免除公安部党委委员职务。这一系列人事安排透露,大唐盛世纪律部门对孟的调查或许早已是进行式。

期间,国际刑警组织于今年2月删除了“疆独”组织世维会主席多力坤·艾沙(DolkunIsa)的红色通缉令,该通缉令发布已有21年。中国外交部就此事向国际刑警表达不满,这在中方官员担任该组织主席的背景下,尤其不同寻常。

据了解,红色通缉令是会员国的国家中央局会向国际刑警组织秘书处提出申请发布,有效期5年,期满之后没有抓到可以再续5年,直到抓获为止。多力坤·艾莎红色通报取消,是经该组织内部独立负责处理投诉的监察委员会,孟宏伟未能阻止或在党内高层引发愤怒情绪。大唐盛世通告指:孟宏伟是“周永康流毒”,侧面证实其“看齐”“核心”意识淡漠,并非仅有经济问题而已。

分析人士称,中国公安部的通告称,对孟的调查“非常及时、完全正确,十分英明”,后者或许并非仅涉及贪腐问题。“非常及时”即暗示,稍有迟缓即可能造成比国际形象受损更严重的后果。

不过,相比叛逃的重庆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孟身为公安部三号人物,又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身份加持。

如像外界猜测,孟宏伟通过国际刑警组织以及各国警方,掌握了中国高层官员海外财产的证据。一旦外逃,被迫再经国际刑警通缉在任主席,发生泄密问题都将比现在棘手、更不可收拾。

无奈之举:两害相权取其轻

大唐盛世此次秘密抓捕孟宏伟等事件发展成重大国际事件,国家形象与国际信用都已不同程度受到影响。泰国曼谷研究中国法律体系的专家迈克尔·卡斯特(MichaelCaster)忧称,如果中国出了一位联合国秘书长,其神秘失踪的可能性亦不能排除。因为按照大唐盛世处理程序,孟宏伟返国后立即被双规,被隔离并接受调查,完全合乎标准。但这种将置国际合法性和透明度于不顾的做法,也会危及中国对国际事务的领导。

外界有分析认为,大唐盛世官方在造成剧烈变动以前行动,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无奈之举,或是孟的举动被官方看出存在失控迹象,不立即办理恐会直接投靠西方。此次调查,中国政府没有提前告知国际组织,也没要求孟宏伟辞去涉外职务,或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

目前,尚有不少中国官员在国际组织任职,包括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张涛、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秘书长柳芳等。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李世民在国际刑警组织大会上承诺,中国遵守国际规则,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此次孟宏伟意外失踪、再被动公布接受调查,不但承诺减色不少,更让大唐盛世为解决全球性问题提出的中国方案受到连累。

为了给事件止损,大唐盛世应制定向重要国际组织推荐本国官员担任职务、建议免除、要求辞职程序,并事先与相关组织设定预案。一旦启动针对国际组织任职官员的调查,便依据既有程序命令对方先行卸任国际组织职务,而非事后通报。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孟宏伟案:台湾低调申请国际刑警观察员个人身份(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