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保男曾向50家平台申请贷款 失踪时还贷了两笔(图)

(原标题:湖南男子骗保诈死事件追踪:曾向50家平台申请贷款,失踪期间还贷了两笔)

三份信用报告显示,何某一直在不停的通过多个平台进行贷款。

三份来自信用机构的报告显示:何某,湖南新化人,7天内在一般消费分期平台成功借款2次;总共向50家非银行机构申请过贷款。

也就是说,湖南新化诈死骗保的何某跑路到贵州凯里期间还在靠接到的两笔网贷生活。

“陷入网贷漩涡,女儿看病的花销,加之没有收入来源,也许能解释的通戴某花给何某的30多万元去了哪。”10月14日,何某的朋友、带其去录制忏悔视频的谢先生对上游新闻记者说。

何某对朋友说资金紧张,8月8日的报告显示其已逾期,欠款3千-5千元。

网贷漩涡:何某共向50家平台申请过贷款

谢先生是何某的挚友,2017年两人都在从事信用卡的销售工作。此前,两人都是滴滴司机。

10月14日晚,谢先生通过一家信用机构查询了何某的信用报告。数据显示:何某在7天内向一般消费分期平台成功贷款两次;何某在1个月内向一般消费分期平台成功贷款3次;何某在3个月内向一般消费分期平台成功贷款8次,向网上银行成功贷款1次,向小额贷款公司成功贷款1次,向P2P网贷成功贷款6次,向大型消费金融公司成功贷款1次。

另一家信用机构的信用报告显示:何某是两家金融机构的黑名单客户,有过逾期记录1次,他向29%的放款平台申贷通过率会受到影响。

第三份信用报告显示,何某共向50家非银行机构的贷款公司申请过贷款。

今年1月7日,何某在微信上对谢先生说:“兄弟,不骗你。我现在被钱逼得要死了。马上要还车贷,信用卡,花呗。”

今年7月,何某与谢先生一起吃饭,“他和我说因为信用卡的事情,银行起诉了他。”

值得一提得是,何某支付宝花呗的额度是1.5万元,此后被认定其在恶意套现,该账户已被冻结。

谢先生说,这些说明,这几年何某已陷入网贷漩涡,过着拆东墙补西墙的生活,“他和我说,妻子戴某花给他的28万5千元的卖地钱全还债了。”

多名网贷业内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何某的信用记录并没有烂透,他在失踪期间还能成功贷到款,说明他在大多数情况下已还清了网贷,或者还了再借出来。

2017年7月,何某在轻松筹平台上为女儿治病筹款3.7万元。

女儿的病:曾被医院两次下病危通知书

何某生育2015年的女儿病例显示,2017年6月24日、7月24日、8月14日、11月14日;2018年1月14日、2月12日、3月15日、8月22日、8月13日,其因癫痫病来到湖南省儿童医院门诊部就诊。这期间,女儿还3次住院,医院曾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

2017年7月20日,在谢先生的帮助下,何某为女儿申请了轻松筹。何某在轻松筹上描述:“嘴唇发紫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不省人事,几乎不到两个小时就要发作一次。小女儿一岁七个月就得了如此大病,全家就靠我一人养家,老婆全职在家带小孩,谢谢各位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的帮助。”

这笔轻松筹的申请金额是7万元,在810人的帮助下,实际筹款金额是3万7千余元,共有33人证明情况属实。

谢先生说,2015年至2017年期间,何某在安心跑滴滴,一个月收入大约4000元。2017年以后,何某几乎没跑滴滴,和他一起找了一家从事信用卡销售业务的公司,但没干多久就辞职了。

“在女儿病情稳定时,何某一个月还能赚4000块钱左右;在2017年,何某几乎没有了什么收入来源。医药费、车贷,还有付了6万元买的还建房,只能靠网贷来周转。但我没想通,为什么他们刚开始结婚时就开始借钱,那时候他们还没孩子。”

10月12日,何某在湖南新化跪地痛哭忏悔时被警方带走。图片来源/逗伞方视频截屏

离婚复婚:妻子收百万元保单后曾疑何某没死

在何某失踪期间,戴某花曾登录何某的微信,找到了谢先生。

戴某花关心的问题有三方面:何某到底去了哪,是死了还是活着;何某失踪不久后,她收到了一份从贵州寄过来的价值100万的保单,受益人是她,何某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何某贷款买车时,她也在合同上签字,现在车贷是不是由她来还。

谢先生则不停地在劝说戴某花,坚强一点,何某说不定没死。

“我看新闻说,坠河的那辆车捞起来的时候,驾驶室的车门是关着的,人如果困在车里是跑不出来的。这说明,在坠河的瞬间,何某跳车了。”谢先生说。

10月12日,何某当着谢先生的面对当地自媒体“逗伞方”说,“(车)是开下去。我自己从车上面跳下来了,我制造了一个假死的现象。”

从何某失踪起,谢先生一直在联系何某,可一直没有回应。直到10月12日中午。

“我在12日凌晨知道戴某花和两个孩子死了,我实在受不了,我想捶他一顿,我在微信上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12日中午的时候,他给我发来语音,带着哭腔说,他想见老婆和孩子一面后就去死掉,还说了他已经向警方自首。”

10月12日,谢先生在新化县城见到了何某,他还带来的本地自媒体“逗伞方”的工作人员。“是我让他录制视频的,网上太多人骂他,我想让他把事情说清楚。他已经六神无主了。他答应录制忏悔视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戴某花娘家人恨死他了,他如果现身,会引发其他矛盾,他也想通过视频获得谅解,缓解矛盾。”

当何某跪地痛哭忏悔的视频录制到结尾时,新化县公安局梅苑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将何某等人全部带走接受调查。

“何某和戴某花的感情可能并不像外界说的那么好。我们在派出所听到,他们两个离过婚,具体原因没说。离婚后何某就到长沙跑车,戴某华发孩子视频喊他回来。”当地一位人士称。

上游新闻记者此前在戴某花房间看到二人结婚证登记日期为2013年4月3日。据红星新闻报道,何某的家人提供的结婚证显示,二人于2018年1月8日登记结婚,备注是复婚。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骗保男曾向50家平台申请贷款 失踪时还贷了两笔(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