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工程师曝谷歌中文版配合中国当局删稿要求(图)

谷歌公司的一名前工程师透露,在2010年中止在中国的搜索业务前,谷歌中国版搜索引擎曾配合中国政府内容审查的诸多要求。

美国之音10月16日报道称,谷歌(Google)公司名为博亚帕蒂(VijayBoyapati)的前工程师15日在个人推特(Twitter)上说,他目睹了谷歌公司为了进入中国市场而自损其新闻功能,这让他感到“极为忧虑”。

博亚帕蒂2001年至2007年在谷歌担任软件工程师,参与“谷歌新闻”(GoogleNews)产品的开发。

博亚帕蒂在推特中说:“中国政府当时不希望我们(在新闻中)纳入非中国的信息来源。我们遵守了。中国政府希望我们能够在15分钟内回应删除我们网站信息的任何要求。我们遵守了。”

博亚帕蒂还说,中国政府当时还要求谷歌中国在其新闻首页删除“国际新闻”、“全国新闻”和“头条新闻”等板块,谷歌公司同样一一照办。

谷歌2010年停止中国版搜索引擎Google.cn的运作后,最近又对重返中国市场展现出了新的意愿。有报道说,谷歌正在进行一个针对中国市场的搜索引擎项目,代号“蜻蜓”(Dragonfly)。分析人士担心,谷歌为中国订做的搜索产品将受到中国政府的监控和审查。

据《每日电讯报》10月9日报道,谷歌搜索负责人一份泄漏的讲稿显示,该公司的中国版搜索引擎计划可能比其之前公开承认的更接近完成。

谷歌的搜索引擎负责人戈梅斯(BenGomes)告诉员工,距离推出一款新的审查版搜索引擎,可能只需几个月的时间,该引擎可阻挡“仁权”或“学生抗议”这样的短语。

谷歌推出专门的中国版搜索引擎的计划受到言论自由和隐私活动家的谴责。

相关报道:

Google中国“特供版”确实存在,但美国人不干了

据CNBC报道,在周一举行的《连线》二十五周年峰会上,GoogleCEOSundarPichai侧面承认了为中国定制的“特供版Google”的存在。

这一项目归属于Google的“ProjectDragonfly”,最早于今年夏天由TheIntercept爆出,报道中提到,这项计划自2017年春季以来一直在进行,并在当年12月SundarPichai和中国政府高级官员会面后加速。

在论坛上SundarPichai承认了这一项目的存在,并表示尽管Google为大陆提供的搜索引擎为“阉割版”,但它依然能满足99%的搜索需求,屏蔽掉的只是审查部门认为敏感的搜索结果。

SundarPichai认为,Google可以提供比中国现有服务(也就是百度了)更优秀的体验,比如在医疗信息搜索领域。他提到了魏则西事件,并表示“这对我们来说很沉重,我们需要在各个条件中取得平衡,而这需要在中国长期的探索”。

不过他补充道,目前这项计划还在早期阶段,Google需要不断寻找在中国市场的运作方式。

Google“特供版”的消息于今夏传出,在中美两国网络上引发了激烈讨论,《人民日报》还在Twitter、Facebook等平台刊文,表示欢迎Google的回归,前提是遵守中国相关的法律法规。

同时,百度和Google过去在中国市场竞争的那档子事也被翻了出来,李彦宏还专门就此事做出过回应:

或许是“苦百度久矣”,中国网民对Google的回归都十分欢迎,说是翘首以待也不过分。但在美国则画风突变,阉割后的搜索引擎是一个十足的敏感话题。

在TheIntercept的报道中曾提到,该项目信息泄露时,十四家国际仁权组织向GoogleCEOSundarPichai发出联名信,敦促Google不要向中国政府提供审查版引擎服务,并要求Google公布项目的具体细节。原因是仁权组织认为Google此举是在打压和监控中国网民的言论自由,侵犯他们的隐私权,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Rubio)在看到Google计划帮助中国开发审查版的搜索引擎的报道后,与另外五名来自两党的议员联名写信,要求Google公司作出解释。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也表示,强烈反对中国强迫美国公司屏蔽或审查网上内容并以此作为市场准入的条件。

此外,《纽约时报》中文网也报道称,一千多名Google公司员工对公司秘密开发特供版搜索引擎不满,称这项计划引发了“严重的道德问题”,联名写信要求公司扩大透明度,以便让员工了解他们所从事工作的道德后果。

不过至今,Google也没有针对这些问题进行过正面回应,只是在不断用价值观来打圆场。

在《连线》的论坛上,SundarPichai表示,Google在任何国家运营,都必须平衡其价值观:“为用户提供信息,保障言论自由和用户隐私,遵守当地法律”。

在上个月底的一场有关在线隐私的听证会上,Google首席隐私官KeithEnright也表示,Google距重返中国也确实还很遥远,但重返中国将与Google“隐私和数据保护”的价值观一致。

总的来看,目前这一项目还处在早期阶段,Google压力也很大,需要平衡各方的意见和政策,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变成费力不讨好。

最近Google受到了很多“价值观”层面上的指责,外界批评其“不作恶”的口号已经成了一句空话。不过就在上周,Google宣布不再参与竞标美国国防部价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业务合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该项目与公司的新道德准则不符。此前,数千名Google员工发起了密集的抗议。

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舆论压力依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Google的决策,所以对Google反华这事也别太乐观了,你家大门是打开了,但人家未必能出来。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前工程师曝谷歌中文版配合中国当局删稿要求(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