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被控招生歧视案开审 两代亚裔立场迥异(图)

哈佛大学一向隐祕的招生过程,因亚裔控告招生歧视一案15日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开审,罕见地面临公开检视。在美国种族及政治分裂的此刻,这场判决广泛被视为一种改革,且可能改变数十年来备受争议的哈佛等菁英大学利用种族作为招生标准,以平衡在校生比例的作法。 

 

支持SFFA状告哈佛的华人到联邦法院听审,并在休息期间在门口举牌表达立场。

 

领导亚裔控诉哈佛大学招生歧视亚裔学生的SFFA主席布鲁姆(后者)15日一早来到法庭,准备出庭。

哈佛面试官:歧视亚裔问题的确存在

哈佛被控招生作业歧视亚裔学生,引起各界关注校方有意识地以种族作为招生考量的策略;原告并非以此招生方式对白人学生不利控告哈佛,而是指出哈佛招收少数族裔和白人学生,却忽略了亚裔这个少数族裔。

哈佛新任校长巴考(LawrenceBacow)透过电邮表示,有信心哈佛会赢得官司,呼吁各界把眼界放远。

审理在波士顿联邦法院进行,但控告种族歧视的亚裔,将无一人出庭作证,仅有他们的朋友及开审前约谈过他们的律师知情。哈佛大学则从招生小组、前校长到校友,都将出庭说明辩护招生时如何考虑族裔因素。

这场审判结果将在某一程度上判定哈佛是否历年来都以种族来平衡学生人数,同时歧视了亚裔申请者。支持与反对团体14日在波士顿展开不同的示威活动。

亚裔聚波城轰哈佛招生歧视高喊"我们都是美国人"

纽约时报报导,两场立场迥异的声援活动,虽然仅隔着三哩不到的查尔斯河,但却显示亚裔世代意识形态的巨大差异。在考柏利广场上的是年纪稍大的亚裔,他们认为哈佛以族裔做为申请标准,无疑是一巴掌打到亚裔脸上,否定亚裔美德以及追求美国梦、向上攀升的努力。

而另一边在哈佛广场示威的年轻亚裔已经朝向美国精英的道路上迈进。他们维护多元化,并支持哈佛维持多元化的招生政策。他们不愿被不公平地用作废除"平权措施"(AffirmativeAction)的棋子。

但即使是支持多元招生的年轻一代,也对哈佛校方通常在"人格评级"(personalratings)项目,对亚裔申请者评分低感到不舒服。

控告指哈佛入学申请评核人员根本就是对亚裔抱有成见(stereotype),认为亚裔"长得都一样,想法也一样",一个模子出来的(faceless,textureless),只会辛苦工作,但欠缺"与人不同的特质"(exceptionalqualities)。

这次提控的团体"学生公平入学"(StudentsforFairAdmissions,SFFA)主席布鲁姆(EdwardBlum)代表控方发声,66岁的布鲁姆为白人,住在佛州和缅因州,以动员在法庭上向平权措施和选举权利法挑战而知名。他曾帮助被拒入学的白人高中女学生雅比盖‧费雪(AbigailFisher),控告德州大学招生政策考虑族裔因素是违宪,但2016年最高法院裁决,支持德州大学的招生政策。

布鲁姆告诉华盛顿邮报:"法院和相关各造都了解,这些学生不具名,是因为曝光后可能遭遇骚扰和社交媒体的丑化。相关各造深知,费雪控告德州大学期间曾遭遇的骚扰和威胁,致使所有人为这些学生的身分保密。"

布鲁姆承认,他四处找寻可为此案提供证据的亚裔,正如同他为其他案子找寻白人学生。他表示,这种方式与其他团体集结原告对抗歧视并无二致。他说:"这个组织的基本使命,是泯除招生过程中将种族因素纳入考虑。"

由于控告学生身分未公开,审判前,哈佛曾质疑SFFA的提控资格,但波士顿地区联邦法官伯勒斯(AllisonBurroughs)裁决,该案应迳行审理。

纽时指出,尚不清楚此案只会狭隘地影响哈佛,或广泛地影响所有大学关于种族的入学政策。

法律专家表示,此案至少会影响少数最菁英的学府,或上诉至现已更加保守的最高法院,改变当前的大学招生面貌。

洛杉矶"亚美公义促进中心"(AsianAmericansAdvancingJustice)专职律师欧琦(NicoleGonOchi)说:"我认为这肯定会影响平权行动,并扩及全美大学的多元种族政策,不仅止于哈佛等少数菁英大学。"

哈佛驳斥此说,澄清校方并未种族歧视,而是根据每位学生的背景、种族、才能和想法分别考量,且没有证据显示招生入学委员会限制亚裔入学人数,但坦言若废除相关准则,将使非裔、西语裔等极少数族群的学生人数减半。

华府自由派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Institute)资深成员夏皮罗(IlyaShapiro)表示,若此案上诉至最高法院,甫就任的大法官卡瓦诺(BrettKavanaugh)会遵照首席大法官罗伯兹(JohnRoberts)的判例,"罗伯兹已表示,解决歧视问题的唯一方式即停止歧视"。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哈佛大学被控招生歧视案开审 两代亚裔立场迥异(图)